わ↘雨点╭┮

一条独木桥走到黑,以前以为桥的尽头,是江叔叔,虞夫人,师姐和江澄,可是错了,桥的尽头,是蓝忘机。




预告你要哭死我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【曦瑶】何以

前言:一点忘羡 还有双璧亲情,因为我觉得……没有我觉得,就是想写,就是任性

【何以飘零久】

少年时的金光瑶,在母亲死后,便没了依靠,在云梦萍城做账房先生。他的前半生正如那城的名字——浮萍与那红尘中,不得归处。

而遇到蓝曦臣的那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有了归处,有了家。

【何以少团栾】

少年时的蓝曦臣虽然年岁小,却温润如玉,天赋极高,依稀可见日后风采。蓝家众位长辈对其赞不绝口。

可是没人知道他那样努力,只是能够多见见母亲,让母亲高兴,让他人知晓他的母亲,并不如外人口中那般,她很好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好儿子。而后来的蓝忘机更是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。

他当时的心愿不过是一家人能够在中秋节那天团团圆圆,赏月吃饼。

可是后来啊,物是人非,故人长绝。父母故去,家中被毁,唯一的弟弟还被迫去了温家。

漂泊中的蓝曦臣不得不感慨世道艰辛。 可那一年,他和金光瑶一起过了中秋,赏了明月,吃了月饼。

【何以别离久】

金光瑶在朔月刺入胸口的那一刻,金光瑶感受到了已经很久没有的那份孤独与委屈。

他是委屈的,口口声声说信自己的人,却是伤了了自己的人,如何不委屈。

而他被聂明玦拖入棺椁时想——

他终于离开他了。

他在黑暗中沉睡,长眠。

这红尘,与他无关了。

【何以不得安】

蓝曦臣闭关三年后,出关第一件事,就是找到蓝启仁,请他去了祠堂,领罚二十八次戒鞭。

蓝启仁怒不可遏,大声吼道:"你们兄弟二人是抽了什么疯?一个一个的,都为那十恶不赦之人丧失心志,那娼妓之子……"

"叔父!"蓝曦臣第一次打断蓝启仁的话,"弟子求戒鞭只是为了,为了……"

"去执念,除心魔。"

蓝启仁也是被他磨得没了脾气,如他所愿,二十八道戒鞭,鞭鞭入骨。

蓝曦臣苍白着脸,行礼谢过蓝启仁,用尽全身力气站起来,打开祠堂的门,在看见蓝忘机慌乱的神色后,晕了过去。

蓝忘机慌慌忙忙把蓝曦臣背起,也不顾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的规矩,把蓝曦臣背回了寒室。

魏无羡在寒室里等着,当看到蓝曦臣背后的伤时,眼眶瞬间就红了:"蓝湛,蓝湛,你当年……"话还没说完,眼泪就下来了,收都收不住。 蓝忘机赶紧把蓝曦臣安置在榻上,把魏无羡抱进怀里,轻声哄着:"没事了,现在兄长要紧。"魏无羡点了点头,止住眼泪,帮蓝忘机给蓝曦臣上药。

"阿瑶……"

"阿瑶……"

蓝忘机顿了顿,继续手上的动作。

等帮蓝曦臣处理完伤口,已经是亥时了。可蓝忘机没有就寝,而是坐在床边,静静地看着蓝曦臣,魏无羡依偎在他身边,也没有说话,难得安静。

"听叔父说,小时候第一个抱我的不是父母,不是他,而是兄长。"蓝忘机回忆道,"第一句会说的话,是……"可能是有些羞于启齿,蓝忘机难得停顿了一下,"哥哥。从小到大,兄长都一直陪在我身边。陪我读书习字,陪我练剑学琴;陪我入睡,陪我受罚。母亲去世时,是兄长一直陪我等;受戒鞭时也是兄长一直照顾我;而那十三年也是兄长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,开导我。"

蓝忘机的声音有些哽咽:"他知我心思,懂我心情。这些年我一直外出夜猎,家中事务全由兄长一人承担,百家清谈会也是由兄长一人之身前往。不管我做什么,兄长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,理解我。而我……不懂他的心思,不能帮他分担重担,甚至没能陪着他,我什么都没有能为他做过。直到今日,我才明白,敛芳尊对兄长来说意味着什么?"

就像魏无羡对于蓝忘机一样,金光瑶也是能让蓝曦臣如红尘的那个人。

为一人而入红尘,人去我亦去,此生不留尘。

自己断金光瑶一臂,让兄长为难,让兄长伤心。

如何能够不愧疚?如何能够不自责?

魏无羡什么也没说,只是紧紧地抱着他,陪着他一起,静静地泪流。

蓝曦臣伤好时,已经是两月之后了。如往常一般,温文尔雅,嘴角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,搭理宗务,授课。好像那些事情从未发生。

可蓝忘机知道,他的兄长,再也不是以前的兄长了。

过去的那个蓝曦臣已经死了,和金光瑶一起,被埋在了七十二颗桃木钉下。

而金光瑶死后第十三年,泽芜君于观音庙前,魂飞魄散,尸骨无存。而那棺椁之中,空无一物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"不行,不可以!" 这是蓝忘机头一次在蓝曦臣面前发怒。

蓝曦臣静静地看着他,没有说话,可眼里的神色越发坚定。

"兄长,若想让……投胎转世并非易事,但是也不用这么急于求成,只要坚持演奏《洗华》,不过百年,自会除去怨气,让他再入轮回。兄长也可以再见到他。为何要用阴阳术,这样的禁术?"

阴阳术,一种上古禁术,活人以自身寿元,身躯,魂魄为祭,达成自身心愿,而自己则消失于天地间,魂飞魄散。据说这是上古一位大能为自己妻子所创,只愿妻子来世平安喜乐。

蓝曦臣过了好久才说话:"可是我等不及了。"

"阿湛,就当我求你,成全我吧。"

蓝忘机一下子从愤怒到揪心,自家兄长从未求人,第一次开口,却是求死。

"我不会答应的。"蓝忘机怒不可遏,拂袖离开。

魏无羡在临走前问蓝曦臣:"泽芜君真的决定了吗?"

蓝曦臣一如当年笑道:"你在忘机身边我很放心,蓝家小辈已长成,宗务已经可以交给他们了。"

魏无羡盯着他看了好久,开口道:"我会劝劝蓝湛的。"

"多谢了。"

魏无羡回到静室,看到蓝忘机坐在琴案旁,面容低沉。他坐到蓝忘机身边,说:"蓝湛,成全他吧。"

蓝忘机闻言睁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望着他。魏无羡抚摸着蓝忘机的脸,慢慢开口:"你看不出来么?你大哥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欲望了,你有我,蓝家有叔父和思追他们,可他什么都没了。"

一个去了执念和心魔的人,怎么可能还愿意好好的活在这世上。只有心都没了,怎么能活?

蓝忘机望着魏无羡没说话,良久,才答了一句:"好。"

又是一年中秋节,蓝曦臣一人到观音庙前,画着阵法。

忘羡二人在一旁,为他护法。 阵法画好后,蓝曦臣转过身看着蓝忘机,蓝氏双璧两相对望,一样的面容,不过一个脸上低沉阴冷,却有着无限悲痛,而另一个脸上,是解脱。

蓝曦臣上前抱住蓝忘机,像小时候一般哄他入睡的语气:"有魏公子在你身边,我很放心。"

蓝忘机紧紧地抱着他,什么也不说,默默红了眼眶,眼中蒙了一层厚厚的水雾。

蓝曦臣松开蓝忘机,看向魏无羡说:"忘机以后就拜托魏公子了。"

"泽芜君放心,我会一直陪着蓝湛的。" 魏无羡郑重地向蓝曦臣保证。

蓝曦臣笑了笑,转身向阵法中心走去。

"哥……"蓝忘机哭着喊到。

蓝曦臣顿住了,却也没转身。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才转过身,对蓝忘机笑了笑:"阿湛,谢谢你。"

然后坚定往前走。

阵法启动,蓝曦臣站在阵法中央许愿——

愿大哥洗去厉气,安然转世。

愿阿瑶来世投个好人家,父母健在,兄友弟恭,琴瑟和鸣,子孙满堂,平安喜乐,生生无忧,世世长宁。

还有——

再也不要遇见我。

END.

后记:

百年后,蓝氏收入新子弟。其中一弟子与当年的敛芳尊有九分相似,而性情也是一模一样。

当时的蓝家家主将当年泽芜君旧物交于他时,泣不成声。

二哥,恭喜你如愿了。

我再也没有遇见你。

何以飘零去,何以少团栾。何以离别久,何以不得安。

短短二十字,却道尽羡羡(前世)与阿瑶的一生,何其凄凉。

可羡羡最后与蓝二哥哥从此忘羡一曲诺此生,只余蓝涣一人——

封朔月,忆恨生

【陆地夫妇】你,好不好(刀子来了)

在这两天普天同庆的日子里,我又来下刀子了,我可这一辈子都写不出甜文了。

我的标题基本上都是歌名,可以听一听

——————

01.熬夜工作又睡不好/等你完成你的目标/要戒掉逞强的嗜好

车水马龙的街道,霓虹灯给北京添加了别样的色彩,但在鹿晗的眼中,每一天都是一样的。

没有迪丽热巴的每一天,在鹿晗眼中,不过是毫无色彩的黑白世界。

他最心爱的美人啊,终究还是弄丢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热巴现在的咖位越来越高,片约广告不断,每天忙的像个陀螺,连休息的时间都很难挤出来。也因为这样,她才不会想到那个人,才不会心疼,才不用回想那天令人窒息的场面。

那是他们在一起后,鹿晗的第一个生日,她陪他吃生日蛋糕,明明是他的生日,却是她最爱的草莓奶油蛋糕。

吃完蛋糕后,她说: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他只说了一个“好”。

没办法啊,她的任何要求都拒绝不了,即便是这样的要求,也拒绝不了。

“你要好好的,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不要熬夜,要好好演戏,但不准伤害身体,不要太逞强……”她抱着他,边说边哭;而他只是在默默点头,一言不发,却红了眼眶。

你要好好的,我们都要好好的。

02.能不能继续对我笑对我哭对我闹/继续让我为你笑为你疯陪你闹

都说娱乐圈是个圈,但两个人却再也没有同框过。

热巴的剧越来越火,人气越来越高;鹿晗的音乐越来越多人听,演技也在不断提高。曾经甜蜜的两人,再无交集。跑男聚会,不是这个有通告,就是那个档期满。两人的变化跑男团众人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却也无能为力。

鹿晗看着屏幕上那个笑靥如花的面孔,眼里的温柔与宠溺越来越深,而眉头也皱成了一座小山峰。

瘦了,脸色太苍白,还能看到黑眼圈,眉眼之中尽是疲惫。

你过得好不好?为什么我感觉你一点也不好?明明我已经离开你。

我好想你。

03.我只需要你在身边陪我吵陪我闹/把过去坏的我都换掉/好想听你坚决说你爱我

热巴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,轮廓棱角分明,却很瘦,皮肤透着病态的苍白,眼皮下的乌青怎么也盖不住,眼睛里也没有曾经的光芒,就像星星陨落,黯淡无光。

“热巴,我……”

“鹿晗,我们回不去了。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一句话,将鹿晗所有的心理防线击溃;一句话,让鹿晗这么多天的努力变成了笑话;一句话,再无翻身可能。

“我只是来看看你,想问问你,你好不好。”

“我很好,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过去的那一秒,过去的那一幕,再也回不去了。

04.
热巴越发大气,鹿晗越发稳重。一个大气中透露着孤独,一个稳重中透露着寂寥。

那句“你,好不好”再也没能问出口,那句“我爱你”再也没能说出口。

一别两宽,各自欢喜。

没了你,哪来的欢喜。

你,好不好?

为什么听着鹿哥的心率,却一个甜文也写不出来,满满的虐梗,过两天有空就更

为什么听鹿哥的心率(Like a dream)那么像写给热热的呢?我的错觉吗?

一大早就听见我们英语社在放春雨里洗过的太阳(虽然是王力宏版的),连续两天的助攻,我就问问,还有谁?哈哈哈

全世界的助攻,除了我们大陆地还有谁